2012年9月5日星期三

Reference - 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 System (Hare)


An electoral system is a set of rules about an election. Among these rules, the most important part is about how to determine the “winner(s)” in an election. There are many different electoral systems in the world. They can be largely classified into two types: majoritarian system and 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 system. A typical example of majoritarian system is also the simplest one: the “winner” is the one who get the most number of votes (or the largest vote share) in the election.

2012年1月29日星期日

學術話題與公共話題

中聯辦官員、樹仁大學兼職教授郝鐵川先生於本年一月二十七日在《明報》發表了一篇名為「近來香港社會常被混淆的幾對概念」的文章。文中可議之處實在太多,筆者也未能作出全面回應,只希望就著郝先生對「學術話題」與「公共話題」的觀點作出一些討論。

郝先生認為「學術話題」與「公共話題」是有分別的:前者「是指僅限於學術界人士談論,主要流行於學術界的話題」;後者則「是指為社會某個利益集團服務、整個社會都能談論、可以流行於整個社會、與社會公眾有關的話題」。而郝先生亦認為,「把本來的公共話題裝扮為學術話題、本來的政治活動裝扮為學術研究,在社會公眾面前還以學者自居,那就喪失了一個正常人所具備的最基本的真誠」。

在本文,筆者希望就著以下兩點,對郝先生作出回應:(一)「學術話題」與「公共話題」的分類、(二)學者向社會大眾提供意見的角色。

2011年9月4日星期日

學生會的民主缺乏

九月終於來了,意味著大部份本港的中學都開學了。對不少學校的學生和教師來說,這也是為快將來臨的學生組織(通常是學生會)選舉作好準備的時間。這對全校的學生來說,這應該是民主教育的重要一環。例如,候選的學生領袖要想盡辦法為同學謀福址,以爭取同學的選票;其他學生也可以透過選舉和相關的選舉活動,對學校事務有更多的了解、並嘗試影響校內的公共事務。理論上,透過親身的參與,學生可以理解民主程序的重要性,甚至是反思民主的價值。但是,在每年的這些日子,筆者的心內都會不禁嘆息:這類學生組織的產生與運作,與讓學生親身感受民主決策的目標,實在相差太遠。

2011年6月27日星期一

事情是這樣的……

各位好。在進入正題前,筆者想先向大家說一個故事。

那是二零零八年初秋,是香港政壇火熱的時候――立法會選舉正在舉行。

事情是這樣的。「我」是新界西的選民,在投票站內,我正在做一個重要的決定:面對著十四張參選名單,我應該把我的票投給哪一張名單呢?其實,我也不用想這麼多。我很快就把票站內的印章,蓋在3號的民建聯、以譚耀宗為首的名單。

2011年5月23日星期一

當選舉研究的學說又被扭曲……

(修改版本刊於2011年6月4日《信報》)

香港政府千方百計為了阻止任何公投或類公投的出現,終於在近日提出了新的立法會議席出缺處理方法。然後在周日看到政府官員和民建聯的成員在城市論壇上,如何為支持這個新方法而不斷扭曲比例代表制的原意,筆者實在認為香港社會必須再深入理解何謂比例代表制。在討論政府的方案如何荒謬前,請容筆者簡單解釋一下有關比例代表制的基本知識。

那些沒有納稅的……

政府最新的財政預算案大幅修改並向大部份香港巿民派發六千元,很多論者都已經就著多個核心的相關議題作出討論,例如政府的財政理念、問責官員與政務官的關係、行政立法關係、以至整個香港政府的管治能力等等,實在值得各位深思,而非只是想著如何用那「橫財」。

另一方面,有些巿民(特別是一些中產人士)則對派錢提出另一種質疑:「我一年付那麼多稅,為甚麼那些沒有付稅的人可以與我一樣享受六千大元、甚至其他更多的社會福利?」這種觀點在香港社會似乎頗為普遍,只是近來其他更具新聞價值的報導多得超過「臨界點」,而且始終人人都可以受惠,所以較少在報章上提到。不過,筆者希望對這種看法提出一些回應。

2011年1月17日星期一

經濟自由:誰的自由?誰的不自由?

(刪減版本刊於2011年1月22日《經濟日報》)

上星期,美國傳統基金會發表2010年的「經濟自由度指數」,香港連續第17年排行第一。一如以往,香港政府又選擇性地使用了這個「獎」來宣傳自己,說香港政府要維持香港的自由經濟環境云云(試比較政府如何應對香港在堅尼系數的表現)。不過,如果筆者是曾蔭權,就不會拿著這種「經濟自由」揚威耀武,因為這種「自由」,正正是顯示了香港社會的不公義。

2010年11月12日星期五

缺乏從政人材?缺乏人材從政?

筆者前陣子與一位朋友飯聚時,他提到他在一個校友聚會中,認識了一位年輕的區議員(當然,年紀還是比筆者大)。在他們的對話中,筆者的朋友發現這位區議員並不是特別想在下年的選舉尋求連任,反而想專注自己的律師本業。

一個區議員求退,有多個因素影響,可能是個人興趣,可能是家庭關係。但是,筆者認為,香港整個從政的制度才是一個核心問題,以致我們見到一個普遍的政治人材缺乏∕人材不願從政的現象。政府上星期建議提高區議員的福利,正好讓我們反思一下香港從政者所面對的困境。篇幅所限,筆者今次只集中討論區議員(普遍從政者的第一個里程碑)的制度。筆者其中一個問題,就是到底香港是缺乏政治人材,還是人材不願從政?

2010年10月17日星期日

《基本法》:超錯的美好想像

行政長官曾蔭權於剛發表的施政報告中,提到要加強國民教育,其中一點是要增加學習《基本法》的時數。誠然,對香港的憲法有多一點認識,的確可以令學生更了解香港的社會現狀。

但是,政府想教育的《基本法》內容,到底是甚麼?從官方的《基本法》網頁內的簡介,我們可以看到政府宣傳《基本法》的要點,是香港的高度自治、港人治港、香港人的自由如何被保障等等。以往電視見到政府的宣傳片(例如有名人那些),其重點都是香港的自主度高、人權被保障等等。不過,這種對《基本法》的美好想像,到底有多真確?

2010年9月12日星期日

回看次主權:當現象分析遇上政治

馬尼拉人質慘劇引發了一場次主權之爭,內容主要是圍繞香港有沒有次主權、香港對外權力應有多大等等。筆者無意再就次主權的概念本身加添新的想法,但卻想以這個爭議作為一個例子,帶出一個日常就敏感議題的討論時常有的問題:就著現實政治現象作出歸納、分析,最後卻會因為一些政治立場、意識形態而被扭曲,令社會錯失了一個理解政治現象的機會。